懒熊旅行首页

梦入百花深处,寻味最美胡同

很多年前的一个深夜,陈升喝着小酒吃着涮羊肉,哼出了一首《北京一夜》:

“one night in Beijing,我留下许多情,不敢在午夜问路,怕走到了百花深处。”

这是许多人都熟悉的旋律,也让许多人知道了在北京还有这么一个极富风雅的地名——百花深处。

美丽的事物总是逃不过作家的笔:

老舍先生曾这样描写百花深处——胡同是狭而长的。两旁都是用碎砖砌的墙。南墙少见日光,薄薄的长着一层绿苔,高处有隐隐的几条蜗牛爬过的银迹。往里走略觉宽敞一些,可是两旁的墙更破碎一些。

顾城还曾为百花深处赋诗一首——百花深处好,世人皆不晓。小院半壁阴,老庙三尺草。秋风未曾忘,又将落叶扫。此处胜桃源,只是人将老。

它还会成为导演镜头下的主角:

陈凯歌曾拍过短片《百花深处》,它虽然只是《十分钟年华老去》中的一个片断,但却讲述了一个让所有老北京人都感同身受的故事。

而这条有着如此风雅名字的胡同就坐落在北京西城区护国寺附近。
相传,明万历年间,有张姓夫妇在此购买了20多亩地,以种菜为生。几年后,张氏夫妇攒下了一些钱,开始在园中植木为林,叠石成山,修草阁、建茅亭,还挖掘了两个形状各异的池塘,种上莲藕,池塘间有沟渠相连,沟渠上建有石板小桥。再铺就一条弯弯曲曲的石子小路,小路两侧插上竹篱,竹篱下栽种着四季应时的花草,曲径通幽,宛若天开,大有“不出城廓而获山水之怡,身居闹市而得林泉之趣”的江南园林风貌。

有描写说:春夏两季,香随风来,菊黄之秋,梅花映雪之日,也别具风光,可谓四时得宜。

当时城中士大夫等多前往游赏,令人流连忘返。就这样,张氏夫妇的这座花园被称为“百花深处”,在坊间传颂,在京城颇有名气。

但随着张氏夫妇相继去世,这座西黄城根下的百花园也逐渐荒芜。到了清代花园荒废,渐成街巷,乾隆年间称花局胡同,是当时种植花卉的场所。光绪年间称百花深处胡同。民国后简称“百花深处”。1965年,护国寺后庙并入。

到了现代,百花深处胡同成了中国摇滚乐与先锋电影从业者的聚集地,大名鼎鼎的百花录音棚就坐落于此。唐朝的《唐朝》、张楚的《姐姐》、何勇的《垃圾场》、陈升的《北京一夜》,以及更多的摇滚乐手专辑和小样均出自于此。

时代飞速变迁,百花深处早已没了百花盛开的怡人景象,除了名字,这里已与其他胡同别无二致。只是那些曾经发生在这里的美丽故事,令人回味。